種幸「符」種子的女人 ─ ─ 黃琪雯的音樂故事

訪問人物:黃琪雯女士 現職:東和音樂體驗館-籌畫/設計

我覺得學琴很帥!
螢幕中,主角手架鋼琴上,
「登」的一聲!美麗的音樂便傾洩而出!
直到小時候在音樂團體班因緊張尿褲子的慘痛經驗,
我才赫然發現「Do Me So」。
那之後,母親便拜託好友當我的啟蒙老師,
一對一授課的開啟了我的音樂之旅……

IMG_0685.JPG

種幸「符」種子的女人

  「格格樀樀、格格樀樀」河合鋼琴台灣總代理黃琪雯初學鋼琴 時,阿公慌慌張張、如臨大敵的藏著棍子,嘴裡不時地因心疼而囁 嚅:「我們花錢請人家來打我們的嗎?不要學好了!每次不是打手 指,就是直接甩巴掌,這樣下去哪受得了!」而當時僅只是個五歲 小女孩的黃琪雯則是每堂課縮緊著身體、顫抖地面對眼前高壯的男 老師,手足無措。

IMG_0689.JPG
 (中等)

  「碰!匡啷!」一聲巨響!貝多芬厚重的《奏鳴曲》猛地被向 上一摔—頓時間!連同家中的吊燈隨著樂譜一塊應聲倒地!樂譜 砸落後更是一分為二!琪雯的魂亦嚇得四處飛散!屋裡,與一棟房 子相同價格的昂貴鋼琴安靜無聲,母親靜默地坐鎮一旁。鋼琴前是 僅因憧憬「彈鋼琴好像很厲害」但對樂理全然無知便在母親大力推 波下持續學琴的小女孩,以及音樂素養與技巧高超但對幼兒教育全 無基礎的台灣藝術大學教授。這一女一男、一小一大,小的因上課 倍感壓力而胃痛,大的因上課學生無法達成期待而頭痛,可是始終 沒有一人放棄。

扜芞厙_500357179_banner.jpg

  黃琪雯回憶初學鋼琴時的情景,說:「其實我們家那時候只是 小康而已,但媽媽對我們卻相當的大方。很貴的大閘蟹,從不限量 的讓我們吃到滿足;很貴的鋼琴,很貴的老師,也在我初學一、兩 次就買下了、請到了,然後就不曾間斷了!我那時候不要說學鋼琴 的發表會或比賽的衣服是訂做的,就連睡衣,我媽也幫我們這些小 孩訂做!所以,雖然那時候學才藝只有苦練一途,對幼小的孩子而 言,是完全看不到出口的!很難受、很痛苦,但也就是這麼每堂課 跟著媽媽向老師學,我練多久、媽媽就在旁邊陪多久,苦撐著硬學 下來。因為完全可以感受到我媽對孩子教育的用心。」

  但是難關到此仍未終結。在升學的過程中,黃琪雯國、高中時 期讀的全是普通班,一邊羨慕著普通班同學下課後就能自由玩耍, 一邊卻又得忍受孤獨,接受自己與同學們的「不一樣」,乖乖下課 後便立即練琴。黃琪雯說:「我高中讀的是升學掛帥的再興中學, 裡面的孩子都還蠻優秀的,他們不是自然組要考醫科,就是社會組 可能要台大法律系台大外文系,全校只有我是唯一一個要考術科 的!幸好那時有甄試推甄,只考國文跟英文,其他科不考,那對我 來說是一大福音!我那時候立刻當機立斷!高三那一年雖然規定要 住校,但我就只準備我必需考的科目!」

  自此後,黃琪雯在有限的時間內,把心一橫!雖然白天與同學 同步作息,但是到了晚上晚自習時,就一個人忍著對隔日模擬考的 不安,摸黑在大禮堂淒苦的練琴。所幸,在她的努力下,順利的考 進了文化大學音樂系,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成為了鋼琴老師。

  不過,與「寧為雞首,不為牛後」相悖的痛苦,卻也在此刻來 襲!黃琪雯進大學後才發現,音樂系的學生幾乎80%都是從小就讀 音樂班,不是本身具備絕佳的天資,就是無時無刻浸淫在技藝的操 練上。是以,面對鋼琴,自認自己是苦學派的黃琪雯在班上,如同 天天追火車!努力的邁開步伐,在高壓的情境中,痛苦的奔跑著─ 不敢喘息。

  然而,也正是在這段磨練才藝的過程,讓黃琪雯對「學習」有 了更深一層的感觸,奠定了往後對學生們將心比心的教育理念。黃 琪雯指出:「學習分兩種,一種是你自己追蝴蝶,你看到蝴蝶翩翩 起舞,你喜歡你去追他,這是一種很好的學習動力;另外一種是後 面有一個恐龍在追你,你不得不跑!」

  於是,入社會第一年的黃琪雯在進入YAMAHA團體班教學 時,面對學生即不斷在腦海中迴映著昔日的自己。教學相長下,她 漸漸體悟到學音樂跟學樂器是本質上相異的兩件事!黃琪雯說: 「學樂器是一個Technique,技術而已,會彈沒什麼了不起!它必 需要彈到讓人家可以覺得這是演奏者在傳達你的情感,進而讓對方 感動、接收到,這個才是『音樂』。因此,我覺得音樂是一個生 命、是身體裡的、情感裡的東西,充滿在你這個人的裡面。也就是 從那時候開始,我在教小小孩時,希望能先讓音樂進到他的靈魂裡 面,他將來學音樂才會有更實質的內涵在裡面。否則,如果音樂沒 有靈魂,你彈得再好,你就只是一個匠,一個工匠而已!」

敢於不同 才能創造!

  黃琪雯一路苦學,勇於走在人煙稀少的道路上,奮勇向前。就連面對「成功」大門,亦經過獨特的思考與決斷。大學畢業後,黃琪雯四周的同學個個都到國外繼續深造,唯獨她獨排眾議,接受了啟蒙老師的建議。黃琪雯說:「當時我的老師要我去音樂班看看,其實音樂班就是音樂實驗班,主任桌上的履歷高的跟一座小山一樣。裡面都是出國回來的碩士、博士,但是每次開缺只要三個老師,所以不如先有機會趕快就去教,把握時機比什麼都重要!」

  於是,黃琪雯敢於抽身!就在她一抽身出來觀看音樂市場時,竟發現條條大路,無比寬敞!不限縮於一隅,她找到了玩音樂的快樂,為自己創造出了一處在台灣絕無僅有的音樂天堂─音樂的觀光工廠!

  出眾的氣質與專業的琴藝,在起蒙教授介紹下,黃琪雯與三代鋼琴工廠出身的丈夫共同開創了東和音樂體驗館!丈夫負責音樂銷售,黃琪雯設計音樂教育,一同到日本取經,琴瑟和鳴地為台灣大朋友與小朋友們拓展出了一處能夠徜徉音樂樂趣之中的園地。不僅榮獲優良廠商金牌獎獎項肯定,被經濟部認定為是優秀的觀光工廠,更誓言要成為愛樂者永恆的音樂知己!在這裡,黃琪雯運用各式創意教具,將鋼琴解剖、讓遊玩者DIY樂器。甚至響應環保,打造回收品做成的樂器與多樣的夜市音樂活動,不但讓音樂工廠變成聲音劇場,更將音樂透過各式素材成為一個遊樂場!

  具備開創音樂能量的黃琪雯如今已能自在的享受音樂,並將音樂的快樂種子撒播在學生、旅客們的心中。面對自己的三個孩子,她同樣也以蘊育著音樂快樂種子的開創精神,成為孩子們的開明母親。黃琪雯說:「我有三個孩子,三個都學音樂,但都不是學鋼琴!從小,我也會帶他們去學琴,但是不是要他們延續我們的音樂能量,而是讓他們實驗性的去嘗試音樂。我讓他們學很多東西:鋼琴、跆拳、畫畫……,讓他們樂在其中,然後自己抉擇最終要留下什麼。我相信人生走的每一段路,也許當時不好,但是每一段都不會白費,一定會存在靈魂之中。雖然可能因為學才藝荒廢學業,但是一定有其在生命中的價值。」

  所以,黃琪雯的大兒子在管樂團中,除了樂器,更學到人生。他懂得無論如何才華洋溢,都得順服指揮;無論多想出聲,都得仔細聆聽、耐心等待。而指揮更需具備調解的能耐,這—就是品格的修養。黃琪雯的二女兒則熱愛跳舞,即便從沒得過掌聲,也學會了堅持,展現了堅強的毅力。至於黃琪雯現在讀小學六年級的女兒則與母親一樣擁有良好的語文能力,所以既在各個音樂領域裡找興趣,更發展了相聲的才華。換言之,黃琪雯的孩子在母親的薰陶、帶引下,學會的─是挖掘音樂靈魂、拓展生命意義!黃琪雯說:「受到父親的影響,我覺得人生要幽默點,才有彈性;受到母親的影響,我認為孩子的教育,品格最為重要!」所以對待孩子的教育,黃琪雯將之比擬成種樹。她認為在幼苗初長時,只要維持樹幹是直的,就可以放手讓樹苗自己成長!無論天氣如何,在當行的道上,生命必定會發展出特有且應有的價值。畢竟,讓孩子自己體驗人生,才能讓他們在日後真正懂得品味人生、享受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