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臺灣通傳智庫創辦人 黃采瑛助理教授

小麥是個待人溫和,做起事來相當圓融的人。面對妻子,他是個貼心的好丈夫;面對孩子,他是個極有耐性的老爸;面對年邁的父母,他是個孝順的好兒子;面對公司的同事,他是個很好溝通合作的好夥伴。人生眾多的角色叢,他總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都能輕鬆上手!小麥最得意的,就是他認為自己無論何時都充滿了正能量!

有一天,小麥在開車送小孩上學的路上,發現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女兒嘟起了嘴,表情相當不開心。
小麥:「怎麼啦?妳不是很期待今天音樂課的表演嗎?」
女兒:「昨天練習的時候,老師說我的動作還是太僵硬了……剛剛佑華又傳簡訊來,說她今天感冒沒辦法上課……。」
小麥:「朋友不能陪妳,老師又說妳,讓妳沒自信囉?」
女兒:「……就是有一點點擔心……。」
小麥:「不要擔心!這沒什麼好在意的啊!要對自己有信心!」
女兒:「……。」
小麥:「怎麼啦?看來妳擔心的事不只這一件喔?」
女兒:「今天學校還要考數學跟體育………。」
小麥:「只是小考而已,這次考差了,下次考好就好啦!」
女兒聽聞小麥說的話,不但沒有開心起來,反而兩手交握,不斷扭動著自己的手指。
見狀,小麥又準備開口安慰,沒想到!

女兒突地情緒激動的大吼:「好啦!我知道!我知道!要開心!要開心!要開心!但我就是沒辦法開心嘛!我—不—是—你—!什麼都可以無所謂!」

說完,車也剛好開到學校附近。女兒立刻下車,頭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愣在原地,頓時間不知所措的小麥喃喃自語:「我……只是希望妳開心啊!我……沒有什麼都無所謂啊…!」

從小到大,小麥都是女兒的偶像,被女兒崇拜著、敬愛著!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激烈的爭執!這讓小麥的世界忽然被劈開,裡面的他,就像是沉睡已久的人,剛剛被叫醒!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自己最愛的女兒,本來也是最愛自己的女兒,會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在意呢?」坐在車裡,小麥的世界靜止了!他不斷的回想,回想他的生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後來,他在接下來的兩三天,也都沉浸在這樣的回想中。

小麥想到他支持的候選人,沒有當選;想到跟老婆對於年假的規劃有不同的看法;想到今年的業績跟去年一樣,完全沒有新的突破;想到年邁的父親身體越來越虛弱,母親的記憶也越來越差;想到自己被女兒怒吼了;想到許多隱而未揭的鬱悶情緒,被正能量達人的自己所抗拒承認的諸多憂鬱;想到晚上十一點應當好好睡著的他,連續兩個禮拜過了一點還遲遲無法入睡……。小麥的眉頭,鎖得更緊了!

其實,小麥時刻標榜正能量,極力抗拒憂鬱,正是這兩週輾轉難眠的最大肇因!畢竟,身而為人,所有的情緒都是獨一無二且對人類而言相當珍貴重要的!無論是什麼樣的情緒,都是一股重要的能量!它們在我們體內豐沛的流動著,引發出我們的情感與思想、身體的反應與行動,讓我們活得很有「人性」!所以,情緒壓根沒有好壞之分,因為每一種情緒,都有它獨特的功能與意義!

換言之,每一個人都可以憂鬱、可以傷心、可以沮喪、可以焦慮、可以恐懼……。可以有各式各樣,千變萬化的情緒!壞情緒從來就不是病!甚至可以說,正是因為有了這些壞情緒,所以我們才能避免災禍,感受幸福的真諦!

想哭就哭,才不會生病!

二十世紀,當所有很衰的人類心理都被學者們研究、討論完, Martin-Seligman提出了一個全新的概念─「正向心理學」。藉由正念指引人類改變對過去的看法,建立對未來的希望,增加快樂的能量。

Martin-Seligman帶著人類自省,尋找自我的長處與美德,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夠在每天的生活中,發揮所長,感受到真實的快樂。正向心理學強調如何放大正向的感受,活出完整的生命!

然而,就在正向心理學救贖世人之時,卻也似乎將不開心的情緒汙名化了。讓人們開始擔心,是否憂鬱就是憂鬱症?焦慮就是焦慮症?因此,對於這些疑似「負向」的情緒都避之唯恐不及。殊不知,人類的情緒如水庫,不管是哪一種情緒都不宜太過,且需要時時洩洪,維持暢通。而如果情緒都有適時的宣洩,那麼,憂慮不但不是病,還會讓人居安能思危;害怕不但無害,還能讓人免於災害。反之,如果受傷的時候,笑了,恐怕人才是真的生病了!

為此,作為正向心理學的修正,「情緒的功能主義者」(Functional Theory of the Emotions)不去區分情緒的好與壞,認為每一種情緒都十分重要,有其存在的必要功能,對人類的身心健康更有助益。

是以,一個真正成熟的人,不是沒有情緒或不在他人面前展露情緒。而是他們能夠成為善於傾聽自我情緒並接納、展現自己情緒的人。他們可以理解自己的心緒,允許自己有情緒。同時,他們亦能夠接納自我情緒,並以合宜且健康的方式表達情緒給他人。換句話說,他們知道開心的時候如何大笑,傷心的時候怎麼哭泣。